绯知鱼之

眼睛会流泪,心却不会痛。

中秋节了,天上月圆,人间团圆。

祈星akira:

中秋节快乐(✪▽✪)!魔道同人短漫――二十四节气计划之秋分&中秋特辑!

首先表示歉意>_<,作为一个学生党的我肝到现在还是没有肝完上色,真的很抱歉<(_ _)>

其次,文笔太差,请多担待<(_ _)>

最后!我一定会将颜色补完的!

感谢大家的支持≧﹏≦

汪叽对于羡羡的所有都亲力亲为,羡羡有一日调皮,说没为蓝湛做过什么(心理憋着坏)于是要主动洗衣服,所以蓝湛很开心。但是羡羡故意把内裤洗坏了,(某些地方)过后几日他们出门夜猎,因为很远,没有客栈,羡羡在野外撩拨蓝湛,蓝湛准备低头亲吻,羡羡就从携带的包袱里拿出了洗坏的内裤说:二哥哥,为了方便这种不方便的时候,这种内裤要时常备用。蓝湛看后一脸无奈,又生气又好笑,随手一撕,把后面菊花处撕了个大口子,腹黑的说:你说得对,这种不方便的时候,这种确实应该携带,于是乎就把羡羡扑倒,逼迫他各种换上之类的。此梗源于9月8日与(食我辣粥太太)的点图梗。只可惜太太很忙,否则我好想让太太上色,在内裤上画小兔兔。

食我辣粥:

 @绯知鱼之 

点图来啦!!速来认领哈哈哈哈哈哈哈

原创脑洞提供

这是一篇我自创的梗,因近两个月由于身体过份透支导致眼睛出了问题而不得不修养,暂停更文,没办法校对存稿(虽然是小学生文笔)因看到部分画手太太遇到无梗画画的尴尬局面,特把自己脑洞中的个别梗提供,条漫类型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若有看得上的,最终确定绘画的,请私聊告知。
梗1标题:羡羡是汪叽的心魔
一夜汪叽做梦,梦到自己为了阻止羡羡被百鬼反噬的痛苦,就把避尘剑刺入了羡羡的胸膛,而后又抱着羡羡的身体哭泣。但察觉这不是真是羡羡,于是环看四周,发现都是黑暗。而怀中的羡羡则变成了一阵烟雾,于是汪叽四下关顾,发觉不远处有一扇门,便不停的奔向远处的门。推开门一看,发现羡羡躺在床上,于是舒缓的松了口气,恢复了平静。看到夜色已暗,自己也躺了上去。平静的入睡。没过多久,感觉自己肩膀湿湿的,睁开双眼发觉肩膀都是血,羡羡口吐鲜血依偎着汪叽。眼前的一幕惊醒了汪叽,这才真正的发现原来是羡羡的口水,还在说着梦话,蓝湛,这盘辣子鸡丁好吃~好吃! 无奈的汪叽苦笑着,低头在羡羡的额头烙上一吻。 这个主要就是蓝湛的梦中梦。
梗2标题:通风内裤,野外露宿“天天”首选
汪叽对于羡羡的所有事都亲力亲为,羡羡有一日调皮,说没为蓝湛做过什么(心理憋着坏)于是,要主动洗衣服,所以蓝湛很开心。但是羡羡故意把内裤洗坏了,(某些地方)过后几日忘羡出门夜猎,因为很远,没有客栈,羡羡在野外撩拨蓝湛,蓝湛准备低头亲吻,羡羡就从携带的包袱里拿出了洗坏的内裤说:二哥哥,为了方便这种不方便的时候,这种内裤要时常备用。蓝湛看后一脸无奈,又生气又好笑,随手一撕,把后面菊花处撕了个大口子,腹黑的说:你说得对,这种不方便的时候,这种确实应该携带,这样的内裤很方便,然后就开始撕后面的地方,虽说是秋季,但依旧热气很浓,如此一来,不但方便,还前后通风,凉爽无比。于是乎就把羡羡扑倒,逼迫他各种换上之类的。羡羡:蓝湛,你等等,这是给你准备的,你给我穿干嘛?
汪叽:你不穿出效果,我又怎知是否实用……!羡羡:救命啊,强奸啦……!
梗3标题:时光对戒
某日夜猎,忘羡二人遇到一个被走尸伤的很重的人,经查看,确定命不久矣。伤重之人自知命不久矣,从怀中掏出一个包裹,并叮嘱,千万不可落入坏人之手,话未说完,就断气了。忘羡二人携带包裹安葬好路人便离去。回到客栈,打开包裹,发现两枚戒指,羡羡对这两枚戒指反复观看并未察觉不妥,决心一试。汪叽阻止,羡羡为证明自己猜测与汪叽胡乱扭打,并强行套在了汪叽手上,结果屋内发出亮白色光芒,光亮散去后,屋内二人皆消失。片刻醒来后,发觉二人来到了一个平静的地方,周围很多人都平静的躺在草地上仰望着星空中的星星。二人凝视,不但穿着奇怪,头发也短,除了还是原来的脸,基本找不出原来的半点样子。(这里是现代造型)低头看向二人紧握的手,发觉戒指的平面上写着未来世。二人觉得事有蹊跷,用力挣脱不掉,戒指摩擦之时,又一道白光照在二人身上,二人还未来得及说话,便又消失。再次醒来,二人来到一处静谧的花圃,双手十指紧扣,二人衣着服饰粗麻朴素,戒指微微泛光,平面映出前世。羡羡说:蓝湛,这枚对戒,似乎有扭转时间的力量。汪叽:嗯,确实如此。羡羡:噗,哈哈哈……。汪叽:你笑什么?羡羡:二哥哥,我觉得我很幸福。汪叽:何解? 羡羡:因为经历所有的不公,我们的缘分却从未断开。前世今生未来都有你我。
汪叽:(眼神笑意,低头贴近,二人亲吻在花圃中)……。

魔道~心事心结(三)

旁白:不知是不是心事缠绕,魏婴比往常起的早了许多,明明是蓝湛日常起床的时辰,抚摸床旁一侧的位置却未发现蓝湛在,惺忪睁眼的魏婴看看四周不见蓝湛,便起身梳洗整理。收拾了简单的包袱,四下寻找蓝湛的身影……看到厨室的炊烟,走了进去……。

羡羡:蓝湛,你……。

汪叽:你起来了。

羡羡:你~怎么起的这么早?

汪叽:做早饭。

羡羡:蓝湛,我……。

汪叽:不必说,我懂。(一面把干粮装进油纸袋中,一面说着话)。

羡羡:蓝湛~~~谢谢你。

汪叽:(手中停顿了一刻,道)你我之间不必言谢。(转过头,带上装满的干粮朝魏婴走去)。东西都收拾好了吗?

羡羡:嗯,弄好了。

汪叽:给,路上吃。还有这些钱带上。(顺势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钱袋,看得出放了十足的银两)。

羡羡:(接过钱袋和干粮,本想说些什么,却止于口中,心中有些酸酸的感觉。一直以来蓝湛为自己的事都是亲力亲为,自己明明最想说的是谢谢和感激,却夹杂了更多的感情。虽然说如今的他们不必用过多的修饰词语来表达,但那份话该怎么表达。最终,把所有的话融成了拥抱,紧紧的抱住蓝湛,道:)我很快回来。

汪叽:(回应魏婴的拥抱……)我等你。

旁白:一份沉沉的拥抱过后,魏婴头也没回转身离开,魏婴不想让蓝湛看到自己已经对他的不舍,哪怕只是短暂的分开。而蓝湛也没有送魏婴,两个人的心里各自装着心事,面对此刻短暂的分开,不舍的情感浓重,强烈。彼此都知道,也许一个回头,一句我陪你去,都会变得不一样。那份强烈,忍耐,在彼此的心里各自喧嚣……。

出了云深不知处,魏婴骑上了小苹果,一脸忧愁的样子,心里似乎在等待个声音,哪怕只是叫住他的名字也好……可是……。

羡羡:小苹果,我们走……。(小苹果被魏婴挑杆吊着的苹果一路吸引,飞快前进)。

汪叽:(回到静室,佩戴整齐,回顾了四周,眼神中似乎在凝视什么,摇摇头转身走出。御剑而行,前往~云梦江氏。)………。

旁白:新鲜的鱼啊,足够新鲜,今早才打上来的,要不要挑一条啊!

油炸烧饼,吊炉烧饼,芝麻烧饼……。别跑,看我不抓着你…。来呀来呀,快来抓我啊……。独家陈酿,醇香味儿正,保准尝过之后让您流连忘返…。今日招牌菜,油泼鸡丁,只限十人份,先来先得……。客官吃饭吗?住店吗?来来来…今日招牌菜……。

蓝湛御剑极快,个把时辰就来到了云梦莲花坞。走在热闹的街道上,看着人们脸上洋溢的笑脸,心里想到了魏婴曾经的那句无意之言。(如果此生还能再回一次莲花坞,我一定要吃遍那里的所有小吃)。这一转念的想法,蓝湛心里明白,对于魏婴来说,这里才是家,这里有太多的回忆让他割舍不下。想到这里,蓝湛没有片刻犹豫,直奔莲花坞的江氏仙门而去……。

汪叽:在下姑苏蓝湛,求见江宗主。(对着仙门外的两名戍卫道)。

戍卫:含光君稍后,我即刻通报宗主。…………。禀告宗主,含光君求见。

江澄:蓝忘机?他来干什么?是否还有别人?

戍卫:禀宗主,只有含光君一人。

江澄:(略有所思的迟疑了片刻。)请他进来,去正堂,我稍后就去。

戍卫:是,宗主。

旁白:蓝湛被戍卫带往正堂,端端正正的坐等……。

江澄:蓝二公子!您大驾光临云梦,不知有什么事!(从门口走进来便一如往常的口气)。

汪叽:(起身略微颔首)江宗主,我此次前来是有事想说。

江澄:哦?什么事还能劳动你蓝二公子亲自前来?话说,魏无羡没跟来吗?还是说,他是真的没脸再来我云梦吗?(明明不想提起魏无羡,可口中还是不知不觉说出了口)。

汪叽:魏婴此次没有来。

江澄:明人不说暗话,有何事,蓝二公子直说就是。

汪叽:江宗主,我希望你,能原谅魏婴。

江澄:(以为自己听错了)什么?

汪叽:我知魏婴一直心怀愧疚,但当年事…人死不能复生,望江宗主原谅他。

江澄:原谅他?哼。我江家父母,长姐亲眷,哪一条人命不是因他魏无羡的过失而惹来的几近灭门?你让我谈何原谅?此生如见他,我定要他偿命…!(虽然话语严厉,却略有凝噎)。

汪叽:我愿代他接受你处罚。我绝不还手。

江澄:你?你代他受罚?如果我说,我要的是他的命呢?蓝二公子,你也愿意心甘情愿替他死吗?

汪叽:当年之事,错综复杂,他也因为护我,才至江家灭门。我的责任比他大。我愿代他…。(话未说完,就被江澄打断)。

江澄:蓝二公子,你们之间的事,我无心理清。总之我是不会原谅他的。蓝二公子请回吧!(转身离开正堂)送客……。

汪叽:(转身离开,出了仙门,并未离去,着附近一处客栈住了下来。心中甚是思念魏婴,担心他的安危,考虑他的情绪。口中唤着他的名字)魏婴……。

旁白:没有魏婴的夜晚,总显得冷清,蓝湛推开窗,凝望着繁星,回忆着没有魏婴的曾经。

没有魏婴的第1年~第3年的日子

第一年受了戒鞭躺在床上动也动不了,迷迷糊糊的满脑子都是他以前撩拨自己的画面。第二年可以走动了但是还在禁足期间,一想起他血洗不夜城后的声声“滚”就倍感担心。第三年终于恢复,一出关便听见“天道好轮回,善恶终有报”,一下子慌了神,将整座山翻过来都没有找到他。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。在彩衣镇买了酒后,回云深不知处喝了一坛,撒了酒疯,带回了高烧的温苑。喝他喝过的酒,烙上一样的烙痕,同他受过同样的伤。

没有魏婴的第4年~第7年的日子

第四年偶尔会对着他的香囊发呆,还有他摸过的抹额,去山上抓了几只兔子和他送的养在一起,每天提着个装着胡萝卜的小篮子去喂兔子。人人都说江澄疯魔了,其实自己才是,坚信着他还会回来。第五年重新开始夜猎,不论品阶,逢乱必出。第六年试着学吹笛子,不如他吹得好听。第七年去了一趟夷陵,路过酒家又听见有人在谈论他,罪大恶极,丧心病狂,讲得极其难听,在一旁听了许久眉头紧皱却又不好开口。

没有魏婴的第8年~第10年的日子

第八年学着做他喜欢的辣菜,自己吃了一口被呛出了眼泪,结果味道太浓被叔父发现了,因为犯了家规所以被训了一顿。第九年兔子又生了小兔子,一回云深不知处便会被一堆雪白的毛球围住。第十年想着他写了一首曲,对着夷陵的方向弹了许多次。

没有魏婴的第11年~第13年的日子

第十一年偷偷买了有关龙阳的书籍,红着脸看了许久也不知为了什么。然后开始做奇怪的梦,醒来之后有奇怪的感觉。第十二年蓝愿满十五了,取字思追,因为是真的好想他。第十三年风平浪静,对自己而言只是更加思念,回首往昔,隔空弹曲问灵十三载,只愿有你的回音。奈何等一不归人……。蓝家子弟在莫家庄遇到了一只鬼手,自己前去支援,拨动琴弦时瞥见了一个画着吊死鬼妆的人。那人在大梵山上吹出笛音,有些刺耳难听,但调子异常熟悉。是他~回来了,天子笑放了好久,早已陈酿苏淳,认出你的那一刻,决定护你终身。

如果,解开你的心结需要以命换命,魏婴~你是否会怪我……。(未完)

魔道~心事心结(二)

旁白:课业结束,蓝湛静坐课室,若有所思的想着某些事情……天色慢慢的沉淀,便向厨室走去,熟练的刀工干净利落,挑选的菜色也是荤素搭配,眼神中时不时流露出满意的神色……。

思追:(走进厨室,看见蓝湛扶手作揖)含光君。可需帮忙?

汪叽:不用。

思追:(虽然每次厨室遇见都要询问,可也明白,魏前辈的饭食都是含光君亲力亲为)那我先退下了。

汪叽:好。……思追……

思追:是…。

汪叽:明日我要下山,你们的课业正常进行与以往一样。

思追:是。(含额施礼,便退了出去)。

旁白:时间不久,蓝湛便端着做好的饭菜走向静室……。

汪叽:(推开房门,看到魏婴躺在床上,缓慢进了屋。走到桌前放下餐盘,走到床旁,坐在床边,轻手抚摸,温柔的看着魏婴道)魏婴~魏婴,醒醒,吃饭了。

羡羡:(缓缓地睁开双眼,眼眶中却有眼泪滑落)。

汪叽:怎么了?(用手指轻拭泪水)。

羡羡:没事,是梦。吃饭吧,我饿了。

汪叽:好。(嘴上说着好,心里却盘算着日子,看着魏婴这两日的不安,推算着日子,怕是马上要到他师姐的忌日了。这也难怪,在他心里,最疼爱他的,除了收养他的江叔叔,再就是师姐江厌离了)。

羡羡:这鱼真好吃,蓝湛,快来尝尝啊。

汪叽:好。

旁白:二人你喂一口,我喂一口,如此恬静的光景一如往昔。魏婴看着蓝湛,缓慢放下筷子…。

羡羡:蓝湛,我~我想下山一趟。出去走走。

汪叽:(换做平时,自己一定会说我陪你,可此刻,蓝湛却说)出去时多注意。

羡羡:(看着蓝湛愣了一下,本想着他会要求同去,毕竟从在一起时,分开时间甚少)。好……。

旁白:蓝湛明白魏婴心中的不安,愧疚永远会停留,虽然不可挽回,但能得到原谅,也会消除些不安吧。蓝湛一时心想着种种的解决办法,一面手抚琴弦,一首柔和的曲子从屋内传扬出去……。亥时的钟声敲响,屋内烛火已灭。床上的二人做着每日的例行事情……。

汪叽:今日为何不躲不嚷?

羡羡:因为想要。(迎面便是搂住蓝湛脖颈贴近靠前,深深的吻了上去)。

汪叽:(顺势贴合,忘我的融进魏婴的双唇之中,心中明白,魏婴下山恐数日之久,一面是担心安危,一面是分开数日,心中难免不舍,心里越是如此想,那份情感就化作了缠绵,狠狠的咬在了魏婴的嘴唇)

羡羡:呃……

汪叽:(不容他的疼痛喊声,如同抢夺一样的霸道,封住了他的嘴唇,深沉~窒息的索吻……不可描述的开始)。

旁白:一场云雨过后,二人皆瘫软在床上。蓝湛轻撩魏婴发丝,眼神中充满了柔情,却也夹杂着一些不安。是的,重逢后的日子,蓝湛是开心的,但也夹杂着患得患失的情感。他怕~怕一个转身,一个错失的眼神,魏婴就会又不见了……。想到这里,他贴合身体,搂住了魏婴~紧紧的抱住了他……。(未完)

魔道~心结心事(一)

旁白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事风格,信仰着自己的追求,颠覆着未知和创造。当事态无法掌控时,我们是否还会继续坚持?还是会退而求其次。如果是你~该如何选择……。

汪叽:魏婴~魏婴醒醒,魏婴……。

羡羡:啊……!(忽然起身脸色惨白)

汪叽:做梦了吗?

羡羡:(目光呆滞的凝视一角)

汪叽:(把魏婴搂入怀中)没事了,只是梦。

羡羡:我梦到了~梦到了师姐,梦到了江澄,还有我~我双手沾满血的样子(紧紧的搂住蓝湛,似乎在颤抖)

汪叽:都过去了,别怕。一切都结束了,你该放下。

羡羡:蓝湛~我想放下,可我~放不下。我原本以为我忘记了。可我……我梦到了师姐,回想起好多好多以前在云梦的事,我梦到了江澄,一起玩闹,一起求学,一起灭温家,可最终……。(眼泪夺眶而出)。

汪叽:魏婴,很多的过错都不是你一人决定的。凡事都有诱因。只是,你承担了最终的结果。你太累了,休息吧。(蓝湛点了魏婴睡穴,因为他知道,即便是安慰,魏婴也无法释怀)。

旁白:轻俯侧身,将熟睡的魏婴搂在怀中,低头轻吻他的额头(有我在,你别怕)。那样的深情,那样的执着,那样的担忧。虽然事过多年,可心爱之人的点滴流露,却也让蓝湛心头一紧。忘记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魏婴看似不在意种种,内心却怀念着与他息息相关的任何人。这份心结~我能帮他除去吗……?

汪叽:魏婴,起来吃饭了。

羡羡:啊?(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)感觉好累啊。

汪叽:是吗?

羡羡:嗯,感觉有些疲累。

汪叽:你~你不是一直嫌云深不知处的饭菜不好吃吗?要不陪你回云梦走走?

羡羡:(先是一愣,又缓慢的把帕巾放入水盆中)怎么会呢,现在可是二哥哥在帮我做饭,味道可是不错呢。(坐下来,夹了一筷子辣炒油豆)好吃,我就说嘛,二哥哥你有当厨子的潜质。嘻嘻。

汪叽:是吗?我去教学,你吃吧。(转身走向房门~关门的同时停下了脚步,看向了天空)。

羡羡:(蓝湛离开房内,羡羡把手中的筷子放下,侧脸迎窗,看着映照进来的阳光,脸上露出了一抹忧伤)。

旁白:他想为你解开心结,而他怕你为他担忧。一扇门的距离,存藏的心事,只因为你是那个他(他)在意的人……。(未完)

魔道~有比糖更甜的存在吗?是你。(薛晓日常)

旁白:雨后的天空呈现出一抹七彩,义城的沉闷随着天边的彩虹多了些柔和……。
道长:雨终于停了,气息都不同了。
洋洋:道长,你眼睛看不见,晴天的气息又没什么不同,你怎么会感知到。
阿箐:这你就不懂了吧!眼盲有眼盲的感知,你明目又怎么会知道我们的判定。哼~。
洋洋:小瞎子,我和道长说话,你少插嘴。再乱说话,我就把你嘴缝起来。
阿箐:道长~道长。你看他,就会对我凶。(一面撒娇拉扯道长的衣袖,一面做着鬼脸)。
道长:呵呵,好了,你们两个,每天都要斗嘴。真不知道你们是感情好还是感情差。呵呵。
箐洋:(异口同声)谁和他(她)感情好。我们不熟。
道长:呵呵呵呵,好好好,不熟~不熟。
旁白:大家在一阵欢笑中享受着阳光的照射……。
阿箐:不理你们了,我要出去转转。(顺手拿起桌边的竹竿敲敲的探着路)。
道长:阿箐,小心点。
阿箐:知道了。
洋洋:她又不是第一天瞎,道长你不必每次在她出去时都这么说。像个老妈子似的,我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。(很无语的说着)。
道长:呵呵,这有什么不对吗?我们三个人生活在一起,就像是家人一样。担心~问候~关爱,这不都是正常么。
洋洋:家人?(听到晓星尘说出这两个字时,表情愣了一下)。
道长:是啊。难道阿洋不觉得我们像家人吗?不过对你来说也许太难吧。你的故事也不太提起。
洋洋:道长也把我看作家人吗?(不知为何,自从刚才听到家人二字,说话的语调有些略微的哽涩)。
道长:当然。总觉得有你,有阿箐,就很像个家。
洋洋:道长,你见过彩虹吗?
道长:见过,悬挂在天边,彩色绚烂。
洋洋:今天也有彩虹。
道长:那一定很美。
洋洋:是,很美。(静静的看着道长)
道长:怎么不说了?
洋洋:没什么。
道长:是不是我说像家人,你想到了你的家人?
洋洋:没有。道长,我想吃糖。今天可不可以多给我一颗。(瞬间又恢复成往日要糖时的那种赖皮状。)
道长:你呀,总是趁着阿箐不在就耍赖皮。你可比她大,却比她赖皮多要糖。(手伸向了怀中取出牛皮纸打开拿出了两颗糖)给~~。
洋洋:(伸手接过,看着手中的两颗糖,抬头看着晓星尘。)道长,张嘴。
道长:嗯?
洋洋:张嘴。
道长:啊~~(一颗糖放进了嘴里)。你不是要吃两颗吗?怎么给了我一颗?
洋洋:因为道长从来不吃。
道长:我又不是小孩子。对糖没有那么期盼。
洋洋:(剩下的一颗丢进了嘴里)道长,你觉得糖甜吗?
道长:甜。
洋洋:那~有比糖还甜的味道吗?
道长:有吧!
洋洋:是什么?
道长:(是你。虽然没有说出口,却露出了暖暖的微笑。)是在一起的时光吧!那你认为是什么?
洋洋:就像你说的,是在一起的时光。(以前,我认为最甜的一定是糖。现在,最甜的是你认为的家,还有我在意的你)。
阿箐:(敲敲碰碰的走了进来)我回来了。还是外面的空气好,感觉都暖洋洋的。道长,我们去外面转转吧!
洋洋: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。要转也是我和道长出去转,顺便买菜。今天到底要吃什么呢?
阿箐:不许你和道长一起去,我要和道长去。道长,你看他,总是缠着你。太讨厌了。
洋洋:你才讨厌,像个跟屁虫似的。总缠着道长。
阿箐:你才是,你才是跟屁虫。
道长:好了好了,我们一起去,呵呵,你们两个真的是……呵呵…。
旁白:少有的晴空,溢满的欢乐,不是特别的装饰,只是平淡的温馨。一颗糖融进了心,一句家装进了你我。不愿你知我前尘,只愿守住义城伴。

魔道~糖真甜,你喜欢我吗?

旁白:义城接连数日大雨倾盆,本就阴冷的义城,被大雨洗刷的只剩下死气。

阿箐:咳咳,道长,咳咳。

道长:阿箐,你这几天病的厉害,别多说话了。(缓缓朝向阿箐的方向走去)。

阿箐:我没事,只是觉得好冷。

道长:(来到身旁,触碰着阿箐的额头,将她搂在怀中)。好了,别担心。这样抱着你,就不会冷了。再睡会吧!

洋洋:还真是娇弱啊!不就是生个病吗?真粘人!

道长:阿洋,阿箐是女孩子自然不比男人。何况她发热,冷也是自然的。

洋洋:道长,你就这么宠她吧!像谁没生过病似的。切!(眼神轻蔑了一下)。

旁白:道长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意。时间伴随着雨声在流逝。桌角处的霜华发出了抖动……!

道长:怎么?难道又有走尸逼近?

洋洋:道长,走尸又不会分好天坏天出来作恶,你这问的还真逗!

道长:阿洋,你来照顾阿箐。我出去看看。

洋洋:算了吧道长,这么大的雨,你又看不见。靠着霜华的指引,我可不放心。到时候你别再像阿箐一样病倒了,我可不管你。我去吧!(说着便拿起佩剑朝门外走去)。

道长:阿洋,你小心啊!

洋洋:放心吧!(出了门便跳上了屋顶,几个箭步就消失的无影无踪)。

旁白:大雨滂沱,稀疏的三五个走尸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城中。薛洋着落在一处屋顶,看着雨中的走尸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嘴角微微上扬。可一瞬,又显得落寞。仰起头,任凭雨水拍打。缓缓地脱下了外套,打着赤膊站在了屋顶……!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低下头,捡起衣服,湿漉漉的穿上。看向早已远走的走尸,顺着方向直击而去……。

道长:到底是有多少走尸,阿洋怎么还没回来?阿箐,你一个人先休息,我要去看看阿洋!

阿箐:道长,你去吧!我好多了。你们小心。

道长:好。(给阿箐盖好被子,拿起佩剑准备出去)。

旁白:duang~一声,门被推开了。薛洋狼狈不堪的依在门口。

洋洋:我回来了!(呵~呵~呼的喘着气)!

道长:你怎么了?这么狼狈!(虽说眼睛看不见,却听得出阿洋气息很乱)。

洋洋:没事。走尸有点多。不过都处理了。

道长:(走向一旁炉灶,试探着烧好的水。)外面大雨,衣服早已湿透,快来清洗一下,以免着了风寒。

洋洋:(并未回答,只是走向了道长一处。脱下外衣,用帕巾擦拭着湿淋淋的身体)。

道长:给~换上吧!(拿出一件干净的衣衫)。

洋洋:这是……。

道长:你的衣服不是湿了吗?这几日大雨,即便换洗也不易干。我之前有几件衣服,你身形瘦,我挑了一件没太穿过的给你改的。不嫌弃的话,就换上吧。

洋洋:(接过道长的衣服,愣了一下)呵,新衣服没穿上,倒是收到了旧衣服。行吧!那就多谢了!

旁白:道长的脸上只是微微的笑了笑,便转身去探望阿箐。深夜的风,吹的小庙内门窗咯吱作响。道长起身来探,闻听一阵压低的轻咳声。

洋洋:咳咳咳~咳咳。

道长:(关闭门窗后朝向阿洋的方向走去)。阿洋?你是不是惹了风寒?阿洋?

洋洋:(并未回答)

道长:(伸手触摸阿洋额头)好热!是淋了雨的缘故吗?(顺着手臂探查脉象)。果然。

旁白:一面替阿洋盖好被子,一面掏出怀中手帕为阿洋擦拭汗珠。起身朝向炉灶而去。之前给阿箐的汤药还剩两副,道长轻手轻脚的做着习惯的动作………。

道长:(再次走近阿洋时,手里还端着药碗。轻扶起阿洋道:)阿洋,醒一下,把药喝了。喝完就会舒服的。醒醒…。

洋洋:什么?道长…。

道长:我刚煎的药,喝了在睡。你现在在发热。快……。

洋洋:(朦朦胧胧睁眼)药啊!太苦了,我不吃!

道长:不吃怎么会好。快吃吧!吃完了我给你一颗糖。(面露微笑的对着他)。

洋洋:好。(似乎是因为发热,此刻的对话少了往日的凌厉,到多了些可爱)。啊~好苦。咳咳咳。

道长:(从怀中掏出一颗糖果,慢慢的剥开)。把药喝完,再吃这颗糖。

洋洋:略~~~真是太苦了。(咕噜咕噜)喝完了。咳咳咳。

道长:好!给你糖!(递向了阿洋的手边)。

洋洋:喂我。

道长:(似乎没听清)什么?

洋洋:喂我。啊……!

道长:怎么跟个孩子似的。好……。给……。

洋洋:(张着嘴迎合上去含住了道长双指夹着的糖果)。真甜。

道长:好了,躺下吧!盖好被子,明天就会好的!(拿起药碗,准备起身,却被阿洋抓住了衣袖)。怎么了?

洋洋:道长,能不能抱着我~睡。

道长:抱着睡?你都多大了?还学阿箐。(笑着说出了这些话)。

洋洋:靠着也行。(很笃定的说)!

道长:好,靠着@睡。(弯下身,靠在了墙边,一旁的阿洋缓缓地轻侧在道长的怀肩)。

洋洋:(也许是发热的朦胧,也许是药物的作用,当靠在道长身边时,薛洋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放松和温柔,眼睛疲累的强挑着睁开道:)道长,谢谢你给我改的衣服,我很喜欢。它~很温暖。

道长:好,知道了。快睡吧。

洋洋:还有,谢谢你给我煎药。

道长:嗯!睡吧。(伸手拉高被子盖在阿洋身上)。

洋洋:(迷迷糊糊的闭眼,嘴里弱弱的说:)还有~还~有,我喜欢~你。你喜~欢~我吗?(沉沉的睡了过去)。

道长:(没有任何回答,只是将头微微的靠在了阿洋的头侧。心里弱弱的回应着,我也喜欢你)。

旁白:一颗糖,一个人,一场故事,一心事。愿梦不醒,义城存!

魔道大小姐表白:思追~思追,你看这舞蹈好不好。跳给你的哦!

魔道~御夫失败(日常甜宠篇)

旁白:亥时的钟声刚刚敲响,蓝湛便挥袖熄灯,除去外衣准备日常就寝。魏婴则懒散的躺在床上看着新研究出来的阵法绘图,灯一灭,便嚷着……。

羡羡:喂~用不着这么守时吧!

汪叽:云深不知处作息时间一惯正常。不能因你一人坏了规矩。

羡羡:坏规矩?二哥哥,要真说坏规矩,也是你带头坏的?如今~怎又说我坏规矩?

汪叽:我何时坏了规矩?

羡羡:呦~还不自知?你们云深不知处作息时间是什么时候?

汪叽:夜间亥时,晨起寅时。

羡羡:那你既然这么守规矩,为何每夜不按时睡觉,还要折磨我到很晚~你倒是说啊~含光君(一脸坏笑的凑近坐在床边的蓝湛)。

汪叽:(一脸阴沉,一手将魏婴推倒全身压制,一手撩拨魏婴发丝,眼神宠溺的说)因为~天天不可断。(轻吻上唇,柔软,细腻,发丝撩起,顺脸轻滑,手指侧滑脸颊颈部直至逐一褪去身上的阻碍之物)。

羡羡:你~你倒是有理~额……却不顾~我的感受~蓝湛~你~轻点。

汪叽:怎么?还不适应?

羡羡:不是。

汪叽:那是什么?

羡羡:因为~~你触摸的地方~每次~都(双手搂住蓝湛的颈部轻声附耳说)太痒了。

汪叽:(这话,本也平常,可对于此刻的状态,蓝湛还是微微一滞,有些害羞的略微低头道:)对你太用心,不忍伤害,却想揉进身心。(话一出,便用力的吻向了魏婴,对比之前的轻吻,这一次,似乎是用力的啃咬,吸嗜,舌尖探入,交缠中吸允。急促的呼吸似乎在宣泄爱的庞大。)魏婴~魏婴~(到底想表述什么,自己也不知,只是不断的重复着他的名字。)

旁白:一番云雨过后,二人瘫软在床上,蓝湛侧卧,将魏婴搂在怀中,脸上微滑几粒汗珠。魏婴贴怀而听,耳边阵阵传来蓝湛不一样的心跳之声。

羡羡:蓝湛~你……。

汪叽:何事?

羡羡:你~你到底何时对我心悦的?

汪叽:(微微一怔)不是说过嘛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只是后来~明白时已经晚了。

羡羡:如果我~没被莫玄羽献舍,你此生~会怎么过?

汪叽:独自一人,逢乱必出。至此一生罢了。

羡羡:现在呢?

汪叽:现在~~只觉时间太快,点滴流沙。

羡羡:(转个身背对着蓝湛)蓝湛~如果来世还能遇到。我们要早点相遇。不要再错过这么多年。我也一定不会像儿时那样,让你讨厌。(说出这些话,声音很低,这让蓝湛以为自己幻听)。

汪叽:(紧紧的搂紧怀里的魏婴道):我们一定会遇到,而你~也不用改变。因为~我喜欢的,就是这样的你。

旁白:二人不在出声,彼此都面露微笑沉沉睡去……。

羡羡:哎呦~哎呦……疼啊。(迷迷糊糊睁眼)蓝湛~蓝湛。(叫应无果,房中只有自己。缓缓地爬了起来)。哎呦~天天这么折腾,早晚得散架不可。蓝湛实在是太能折腾了,也不看看自己岁数,怎么还能这么强。(一手扶着腰,一手穿鞋子)。

汪叽:(推门而入,手里拖着托盘)你醒了?

羡羡:嗯。再不醒,恐怕又要被你拖下床了。自从来了云深不知处,我就没真正的睡到过自然醒。不是被你拖下床,就是被小思追吵醒。我说~你们就不能宽待一下我这个外人吗?

汪叽:你是外人吗?

羡羡:难道是内人?

汪叽:这是你说的!

羡羡:你~~~(天天被他这么搞,智商都不在线了,被蓝湛钻了空子)。

汪叽:你不舒服吗?

羡羡:没有,就是刚醒,有些累!(决不能示弱,把手从腰间挪开)。

汪叽:吃饭吧!(还是在盯着魏婴)。

羡羡:蓝湛~你每天这么给我开小灶,会不会被人说。(看着托盘上的粥和麻婆豆腐)。

汪叽:不会。

羡羡:谢谢。(本想说点别的,可不知怎的,却说出了谢谢)。

汪叽:(最怕的就是魏婴的谢谢,有种拉远距离的感觉)你~~可是有事?

羡羡:(一面擦脸,一面走了过来)无事啊。怎么了?

汪叽:你我之间不用言谢。(脸色微微一沉)。

羡羡:(察觉不对,却也不知说什么)。

汪叽:我先去授课了。(并未多话,起身而出)。

羡羡:哦!(果然还是很在意我说谢谢吗?蓝湛做饭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,可以比得上莲花坞的顶级厨子了。)腰疼啊~~~。得想个办法让蓝湛停止才行。

旁白:一面吃着饭,一面托着腮。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在脑子里打什么坏主意。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。

羡羡:蓝忘机,我看你这回怎么办。哈哈哈哈哈哈。

旁白:白天的日子对于魏婴来说过的很快,出去散散步,与蓝景仪他们斗斗嘴,偶尔说说鬼道的阵法,撩撩兔子也就过去了,心里憋着坏笑,期盼着夜晚的来临………。晚饭过后,静室内琴声传来,魏婴躺在榻上依旧看着昨日绘制的阵图,听着熟悉的“续情”,安心的享受着。眼睛瞟了一眼蓝湛,放下了手里的绘图起身而去……。

羡羡:(从蓝湛背后轻轻的抱住道):今天一天怎么这么安静?都没和我说几句话。

汪叽:平时我也不多话。

羡羡:可是你今天异常安静。是不是因为我早晨说了那句~谢谢。你生气了?

汪叽:没有。只是~以后不要再说了。

羡羡:我就知道,二哥哥果然生气了。mua~(侧微着脸在蓝湛脸颊亲了一下)。算是给二哥哥赔礼了。

汪叽:(本来手里还在抚琴,这一亲,手中的调子弹出了空音)你~~~。

羡羡:我怎么了?难道蓝二哥哥不喜欢我这样?

汪叽:魏婴~你今天可是有事?

羡羡:啊?怎么?蓝二哥哥就这么见不得我对你好?还是盼着我出事啊!

汪叽:不是。我只是……。

羡羡:只是什么?(一面在蓝湛耳边撕咬,一面双手深入蓝湛衣襟)

汪叽:(单手摁住魏婴双手交叉的姿势和褪去一半的单衣)你在干嘛?

羡羡:干嘛?当然是干~你平时对我做的事啊。

汪叽:胡闹!

羡羡:哪里胡闹了?(继续在撕咬蓝湛的耳唇,还不停的吹着热气)。

汪叽:够了,别再闹了。

羡羡:闹?蓝二哥哥这是要拒绝我的意思吗? (说完,舌尖探入耳蜗之中,逐渐抽离,亲吻脖颈,烙上了一枚轻吻,却又坏心的轻轻的咬了一下)。

汪叽:(不知是否是被魏婴强撩的有些火大,还是真的被撩的欲火焚身,蓝湛转过身将魏婴横搂于怀中,衣袖一挥,烛火顺灭之时,外面的钟声也刚刚敲响。)你今天就这么迫不及待吗?

羡羡:(被蓝湛横搂着跌入膝弯,却依旧不老实)你是不喜欢我这样吗?

汪叽:你是故意的吗?

羡羡:我只是做了你平时对我做的事而已。(伸手扯开蓝湛的衣服)

汪叽:(反手压制,另一只手试图摁住身体,却被魏婴以脚踢回)。你~~~。

羡羡:今天可不容你~~。(单脚踢回蓝湛的手臂,翻身而起,扯下了抹额和束发,之前褪去的单衣顺势全部拉下)。

汪叽:(转身扯开褪去的衣物,横手一扫,一掌推致魏婴于榻上)。

羡羡:(魏婴假装被伤,落榻之时,故做疼痛之色)啊……咳咳。

汪叽:(见状不好忙上前询问)怎么了?我并没用力?可是伤了哪了?

羡羡:(一脸委屈状)二哥哥~你~咳咳~咳咳。

汪叽:到底哪里不舒服,可是伤了你?

羡羡:不知道,就是心口痛。咳咳~

汪叽:(抓起魏婴手,平复心绪号脉)并无不妥之处,哪里不舒服告诉我。(眼神很急切,流露出心疼般的柔和)。

羡羡:你还是和以前一样,讨厌别人触碰你的身体。额……感觉难受。

汪叽:(倾身弯侧,在魏婴耳边道:)所有的触碰都给了你。除你以外之人,我都不许。(横抱魏婴,从书房走回卧室)躺好~让我看下到底哪里不舒服。

羡羡:哎,被你误伤了。如果死了,你会不会伤心啊?

汪叽:不会。

羡羡:啊?哼……。平日里还说什么心悦我,爱我,想要我,不是我就不行,结果,我要死了,你居然不会伤心。我的心啊~~~。

汪叽:亥时已到,不可喧哗。如果你死了,这一世,我绝不会再放开你的手,让你独自离去。(含下腰,低头亲在了魏婴的唇间,两人陷入深吻。正要云雨时,魏婴推住了蓝湛)。怎么了?

羡羡:你是爱,上一世的我,还是这一世莫玄羽的我?

汪叽:我爱的只是你魏婴,与莫玄羽有何关系?

羡羡:话说,这莫玄羽生的容貌也是不错,虽比不上我自己的容貌,但也差不多。二哥哥对这副容貌怕不是也动心了吧。这样的爱可是很杂质的。(露出了一副小生气的表情)。

汪叽:自始至终我爱的都是魏婴。哪怕这一世你容貌丑陋,但,只要是你,只能是你,我~都会爱。

旁白:魏婴听的内心激动,翻身摁住蓝湛顺势骑上身,用手压制住蓝湛的双手,双腿夹于蓝湛腰部。坏坏的说…。

羡羡:说,你的初吻给了谁?

汪叽:你

羡羡:为什么在自己身上烙下和我前世一样的印记?

汪叽:酒后之事,只想和你更相近。

羡羡:为什么偷藏别人送我的荷包。

汪叽:不许你记挂别人,也因为你曾怀揣过。

羡羡:为什么当年救我?

汪叽:因为……

羡羡:因为??(不说~~呵呵。用身体某处故意蹭着蓝湛,还娇羞的说)二哥哥,你倒是说啊~~(不停的故意来回蹭)。

汪叽:因为~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。

羡羡:有没有给我烧过纸钱?

汪叽:没有。

羡羡:啊?真没有啊!哎……这也能说爱我?

汪叽:因为我~始终不信~你不在了。

羡羡:(怔怔的愣了一下),蓝湛~~你…。

汪叽:我问灵十三载,都得不到回应,我不愿放弃。如果烧纸钱,我过不去心里的坎。

羡羡:蓝湛~~你……。为什么如此待我……包容我。你以前是真的很讨厌我的。

汪叽:我不是讨厌你,是羡慕。羡慕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这世间之人无数,唯独你~活出了真性情。我讨厌你,是因为我认同你。

羡羡:你的话还能这么解释?

汪叽:实话。(二人凝视不语)问完了?

羡羡:啊!

汪叽:不疼了?

羡羡:啊?疼?

汪叽:果然在装。(用力挣开魏婴的手臂,反将魏婴骑于身下,同样摁住手臂双腿夹于腰间)你这是在诱惑我。我可不会饶你。

羡羡:(这时才反应过来)别别别,二哥哥,我是真的不舒服,气息不稳,哪里都疼。求二哥哥饶了我吧!

汪叽:不行。你油腔滑调,还故意诱惑,决不轻饶。(俯身深吻,堵住了魏婴的双唇)。

羡羡:唔~唔~嗯~唔~唔~等下~等~二哥哥你都多大了?

汪叽:(侧脸回答)而立之年。

羡羡:你的第一次给了谁?

汪叽:你。

羡羡:蓝二哥哥,你虽说已过而立之年,可你常年不间断的修行。我这副肉身虽然只有二十出头,可灵力低微,又不勤修苦练。架不起你这么折腾啊。求你了~今夜放过我吧。再折腾,恐怕十天半月都下不了床了。

汪叽:(温柔的倾耳诉说)不行,因为~你说过的话~这一世我一定要全部执行…。(不可描述的开始)

羡羡:蓝二哥哥,我错啦~饶了我吧!(哭唧唧,我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。)我再也不诱惑你啦……。